贾跃亭FF 91:九年一车,九死一生

观潮新消费王叁2023-06-02 09:00 公司
历时9年,FF终于交付了第1款车型,这让FF 91的命名变成了“美妙”的巧合,也掺杂了九死一生的宿命感。

图片

作者 | 王叁

编辑 | 杜仲

来源 | 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

2017年,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将第一款车型命名为FF 91时,研发部门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曾如此解答外界的疑惑:9代表法拉第未来旗下最高端的系列,1代表该系列的第一款车型,FF 91代表法拉第未来以高端产品开启造车之旅。

从2014年宣布造车,历时9年,FF终于交付了第1款车型,这让FF 91的命名变成了“美妙”的巧合,也掺杂了九死一生的宿命感。

图片

(来源:贾跃亭微博)

9年来,FF的交付一推再推,为梦想窒息的快感始终被延迟满足,就像被砍来砍去始终停留在99.99%的砍一刀,刀刀砍在吃瓜群众的耐心上。如今,9年的梦想终于在这1天实现,但是,然后呢?

如果你的梦想只是别人的起点,圆梦那一刻的挫败感会更加强烈,巨大的反差也许会瓦解再次做梦的勇气。

科技造词人

北京时间5月31日,贾跃亭连发多条微博,为当天即将举办的终极发布会造势。他还特地注册了抖音账号,同步了预热内容,视频中的他驾驶着FF 91侃侃而谈,讲述了9年间的辛酸,但每一个面部表情都诉说着甜蜜。

在北京时间5月31日9时举办(播放)的FF 91 & Faraday Future 2.0终极(录播)发布会上,贾跃亭正式宣布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上市。

图片

(图源:FF发布会截图)

据介绍,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售价30.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20万。全球限量300台,即日起接受全额付款,并重新开放线上订购。

显然,终于实现交付的FF量产能力还不高,首批仅有300台。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贾老板“打的就是精锐”,当造车新势力们还在争夺30万元市场时,贾跃亭直接把为梦想窒息的门槛定在了30万美元的价位,“教你做事”的姿态依然拿捏得恰到好处。

图片

(图源:贾跃亭微博)

目前,FF官网的FF 91系列共有三款车型,分别为FF 91 2.0、FF 91 2.0未来主义者版、FF 91 2.0未来主义者联盟版,首批开启交付的是未来主义者联盟版,也就是Futurist Alliance。

外观上,FF 91系列仍然延续了9年前的设计语言,毕竟这种设计直到今天也并不过时。李想也表示这是“第一批造车新势力中造型设计最前沿、最大胆的车型”,他谨慎地避开了自家产品在设计上的短板,然后加上了“没有之一”。

而按照FF的说法,这种设计是把超级跑车、轿车和SUV的核心性能“All-In-One”。

动力方面,FF 91 2.0采用3电机,最大可以达到1050马力。整车重量接近3吨,零百加速2.39秒,这在FF主攻的、没有被造车新势力洗礼过的海外市场有很强的竞争力,贾跃亭将FF 91的动力性能形容为“大象也能跳出极致的舞蹈”。

而这么重的整车重量,除了因为超过5米的大型车身,还因为FF 91 2.0搭载了142度的电池包,CLTC续航800公里,这在FF主攻的、没有被造车新势力洗礼过的海外市场有很强的竞争力。

9年前,FF提出了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互联网化的“四化”理念;9年后,贾跃亭再次提出行业“新四化”,认为未来塔尖出行产业技术与产品变革趋势将向“全AI化、全Hyper化、全能化、共创化”的新四化方向发展。 

第一,全AI化。产业发展已经从硬件定义汽车、软件定义汽车进入到AI定义汽车时代。未来塔尖出行产品必须满足端到端的全维度AI化,并且每一个技术平台和技术系统的所有模块,都要高度AI化;

第二,全Hyper化。动力引擎Hyper+多矢量,AI硬件Hyper和AI引擎Hyper,除了对于车辆动力引擎Hyper能力和多矢量技术能力的追求之外,塔尖用户对AI硬件Hyper、AI引擎Hyper的渴望将不亚于对动力引擎Hyper的需求;

第三,全能化。不仅是机械维度的全能化,把超级跑车、轿车和SUV的核心性能All-In-One,更是硅基维度的技术平台跨域多系统All-In-One;

第四,共创化。通过技术开放模式赋能平台,集合全社会更多开发者的知识和智慧协同研发,实现技术架构和技术成果的共创共享。

此外,贾跃亭还带来了一些新名词:“塔尖产品”“全能AI Hypercar”“高定私人AI”“硅基新物种”“智毯”。

不过,新四化和新名词的战略意义并不在于车辆的性能本身,甚至不在于影响行业前进的方向,而是继续强化“新能源教父”的人设,这在FF主攻的、没有被造车新势力洗礼过的海外市场有很强的竞争力。

当马斯克在中美科技关系滴水成冰的时刻逆向行驶,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如何重视这个市场以及这里的对手,而贾跃亭是唯一一个能盖过马斯克访华风头的同行。这位来自神秘东方的新能源造梦者,将他的梦想经济学带到了大洋彼岸。

贾跃亭说,FF从开创智能电车1.0阶段蜕变到全AI驱动的2.0阶段,今天达成了一个重大里程碑。“我在这里想回答很多创业者对我的问题:如何穿越人生至暗?唯有心中信念之光火永不熄灭。”

图片

(图源:FF微博)

贾跃亭说,2007年,iPhone问世,通过将电话、计算机和相机的结合,诞生了颠覆性新品类“全能手机”,用一款全能产品iPhone就终结了拥有上百款手机产品的诺基亚帝国,并带领人类进入移动互联通讯时代。如今迈入2023年,汽车产业核心价值正在发生根本性变迁,由机械和硬件价值转向软件和AI价值。所以,未来的智能电车时代不再通过机械和硬件来满足细分市场需求,而通过软件和AI,一个品类就能满足每个用户的需求。

贾跃亭说,FF是智能电车时代下极智科技奢华超级塔尖市场的开创者,又是以法拉利和迈巴赫为代表的传统超豪华汽车文明的颠覆者。基因的不同决定了他们和FF不属于同一个时代。以法拉利、迈巴赫和劳斯莱斯为代表的传统超豪华汽车看似处在最辉煌的时代,但恰恰相反,真正的颠覆马上到来。

在发布会的结尾,贾跃亭说:“让我们和AI一起,再次为梦想窒息(Let's join forces with AI and take our breath away for the dream once again)。”

他本来可以卖课,但依然坚持造车,怎么可能是骗子?

造车先行者

2014年,贾跃亭宣布加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杉矶正式创立FF。

这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做法,至少比如今依然固守燃油车的顽固派领先十年,FF成立时的唯一对手是特斯拉的Roadster。这种超前的跨界行为引发了外界的不解,不解会导致质疑和嘲讽,但实际上,如今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梯队都是在那个时间点成立的,那是跨界造车的最好时机。

2015年,乐视网向FF投入数千万美元作为天使投资。同年的美国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FF进行了正式的品牌亮相,并宣布将在美国的内华达建造汽车工厂用以量产旗下车型。

2016年1月,FF推出了第一款概念超跑FF Zero 1。同年12月,法拉第未来再次宣布将在拉斯维加斯地区增购土地,用以修建量产工厂。

2017年的CES上,FF首款量产车型FF 91正式亮相,并宣布将在2018年正式开启交付。

图片

(图源:FF官方微博)

这是一款时隔多年外观仍不过时的车型,可想而知其发布之初给业内带来的震撼:当真是要颜值有颜值,要性能有颜值。因为在中间延迟的5年中,FF 91一直活在照片里,成了“贾跃亭PPT造车”的注解。

2017年,乐视网深陷债务纠纷,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转而出任乐视汽车全球生态董事长,7 月下旬乐视长达十年的财务造假被曝光,贾跃亭持有的所有乐视股份被冻结。

由于FF的资金依赖于贾跃亭对于乐视网的股权质押,二者财务产生共振效应,FF内华达工厂的修建计划搁浅,量产能力归零。

2017年中旬,贾跃亭赴美,“下周回国”成为他身上抹不去的标签,另一个标签是“老赖”。贾跃亭自救的第一步是盘活乐视网,他的第一个白衣骑士是孙宏斌。然而,孙宏斌150个亿砸下去连个水花都没看到,乐视网成了谁也不敢触碰的窟窿。

于是,FF成为贾跃亭仅存的翻盘希望,而他本人也是FF量产的最大可能性。

2018年,贾跃亭与同样想造车的恒大董事长许家印达成共识,FF以45%的股权换取恒大20亿美元的注资。

图片

(许家印和贾跃亭在美国FF总部;图源:FF官方微博)

同年7月13日,法拉第未来汉福德工厂获得了政府颁发的临时办公许可(TCO);7月30日,首台FF 91抵达汉福德工厂后,FF宣布于当天成功启动整车组装。

尽管法拉第未来多次强调2018年底交付,融资和工厂方面都进展顺利,但2018年底,等来的却是恒大与FF对簿公堂的消息。

2018年最后一天,FF与恒大达成和解协议,恒大将持有股份减持至33%,而FF也并没有得到恒大全部的资金支持,从而引发了现金流枯竭、建厂计划搁浅、高管离职、接连裁员的连锁反应,贾跃亭陷入了个人债务和难以量产的恶性循环。

2019年9月,贾跃亭辞去了原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毕福康成为FF全球CEO。

12月6日,贾跃亭在特拉华州出席债权人听证会,他在会上表示,待破产重组完成后,他将回国推动FF中美双主场战略。

FF是贾跃亭还清债务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直到2020年5月,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终于在洛杉矶当地时间5月21日举行的听证会上获得了加州中区破产重组法院的最终确认和通过。

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法拉第未来的量产计划几乎没有实质性进展。

在此期间,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迎来了市值巅峰,新能源汽车的关注度与渗透率迅速提升,市场竞争激烈又精彩,FF却在一次次的官宣与推迟中消磨了关注者的耐心,FF在珠海建厂、与吉利合作、落户黄冈等传闻成了过年时的鞭炮声,热闹的时候听个响,响完就忘。

但贾跃亭的工作依然在推进,最重要的依然是资金。2021年7月22日,FF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

图片

(贾跃亭和毕福康在上市现场;图源:FF官方微博)

完成上市,FF量产的希望得以延续,贾跃亭的喜悦溢于言表,但他万万没想到,等待他的依然是接二连三的打击。

实际掌舵人

2021年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在其官网发布了一份长达28页的关于法拉第未来的做空报告,从资金困境、投产能力、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自身等多方面的问题进行阐述,并直言:“法拉第未来永远都不会卖出一辆车。”

报告中提到,自2014年在美国加州成立以来,FF先后在中美两国规划6个地点建厂,其中在国内的3家工厂分别位于浙江德清、广东珠海和广州,在美国的3家工厂分别在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加州的瓦列霍和汉福德。

报告指出,截至目前,上述工厂没有一家完全建成,尽管汉福德工厂是目前FF唯一的汽车生产工厂,但J Capital Research在8-9月对该厂的三次调查发现,工厂异常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动作。

同时,报告用了大量篇幅对FF的财务状况进行剖析:FF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后,已获得近10亿美元融资,包括2.3亿美元的资产解决方案收购公司(PSAC)信托账户和7.61亿美元普通股。但在交易结束后,该公司立即披露将支付1.449亿美元现金和2590万股股票给各种债权人,还有高达9230万美元将被用于支付“咨询”费用,包括银行、印刷、法律和会计服务等方面的费用。

数据显示,2019年FF净亏损为1.42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达1.47亿美元。根据FF披露的文件显示,到2024年该公司需要额外14亿美元现金来实现财务目标,在大规模筹资、债转股后可能导致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被进一步稀释,同时,J Capital Research质疑,是否会有人愿意给法拉第未来继续放贷。

报告发布半天后,贾跃亭以“冷饭热炒、无稽之谈”作为回击。他还表示,J Capital Research不是第一次被“打脸”,“2022年7月,加州汉福德,新物种诞生日见。”

实际上,特斯拉、蔚来等造车新势力都曾遭遇被相关机构做空的经历,但这不能阻止他们成为一线车企,只要FF能实现量产交付,就能打破一些质疑。

图片

(图源:FF官方微博)

然而,FF面对做空报告的反应略显夸张且出人意料,他们最先推进的不是量产,而是“自查”。FF成立了“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矛头直指贾跃亭。

前文提到,贾跃亭曾于2019年9月因个人债务问题辞去FF CEO一职,但这并不意味着贾跃亭会放弃对于FF的绝对掌控权,这是当初许家印用真金白银都换不来的东西,绝对不是几个高管可以靠内斗拿走的。这帮外国人显然不知道当初乐视网上有多少宫斗剧。

FF借壳上市后,与FF合并交易上市的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公司中的一些人,也进入了FF管理层和董事会,新老派系之间的斗争由此开始。

而在成立“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之后,贾跃亭被董事会边缘化。这个委员会由苏珊·斯文森(Susan Swenson)牵头成立,苏珊很快成为FF执行董事长,FF CEO毕福康和CPUO贾跃亭将向其汇报。

2022年9月一个星期三的晚上,苏珊·斯文森收到一封电子邮件——一张充满“死亡威胁”的恐惧图片,苏珊的企业头像被红色墨水划掉,图片左下角写着一个“杀”字,将FF内部长达一年的派系斗争推至顶峰。

9月19日,FF全球合伙人公司(FF Global Partners,贾跃亭控制的公司,FF股东之一)在特拉华州衡平法院起诉FF,指控其董事会违反受托人义务。

FF全球合伙人公司极力要求撤换苏珊,其最大的依仗在于,仍持有FF约20.5%股份的恒大集团支持重组董事会。

9月26日,贾跃亭获得了来自Daguan和美国ATW Partners投资机构的1亿美元融资,作为交换,苏珊派系辞职,FF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组公司董事会,贾跃亭重新夺回了公司的控制权。

但在此期间,FF未按时提交年报,被纳斯达克发出退市警告。更重要的是,时光匆匆流去,FF依然没有量产。

新能源教父

2022年11月29日,在对上市以来的业绩做出全面评估之后,FF董事会正式解除了毕福康的CEO职务,原FF中国CEO陈雪峰升任全球CEO。

董事会给出的理由是为了推动FF 91低价高质地进行交付。当然,一切都是为了交付。

这次换帅之后,FF的内斗彻底平息,再次回归正轨,推进交付。12月,FF对外公布交付时间表,预计在2023年3月底正式投产加州工厂,4月初完成量产车落地交付。

2023年1月17日,FF官方发布了一幅春节“回家”海报,并宣布与黄冈市政府达成了不具约束力的合作框架协议,推动中美双主场战略的落地,黄冈政府引导基金、相关产业基金将出资帮助FF建设中国总部,同时FF也会保留位于洛杉矶的全球总部。

3月2日,FF董事会批准贾跃亭晋升为美国证券交易法第16条规定的“公司高管”及公司执行官,贾跃亭将会对FF产品、移动生态系统以及先进研发技术部门负责,并与现任CEO陈雪峰一同向董事会汇报。

图片

(图源:FF官方微博)

5月31日,经历了最后一次推迟之后,贾跃亭终于正式实现了FF的交付。

贾跃亭在发布会上提到,FF 91 Futurist在接下来的SOD(Start Of Delivery,开始交付)之后的共创交付分为三个阶段。言外之意是,全球用户期待的量产交付并不会第一时间对整个市场开放。

具体来看,第一阶段是行业专家FPO共创类交付,FPO代表未来主义者产品官;第二阶段是FPO共创类交付,即合伙人客户;第三阶段才是广泛意义上,在实现了产能爬坡后的全面共创类交付。

贾跃亭认为,这是缓解工程产能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最佳方案。

最大的压力依然是资金。

3月9日,FF公布了截至2022年12月31日的2022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22年,FF经营性费用和净亏损都较2021年有所上涨。其中,FF经营性费用为4.51亿美元,同比增长27%,净亏损为5.521亿美元,同比上升近7%。

FF在财报中指出,上述两个关键指标数值增长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公司工程、设计和测试成本的增加。另外,公司净亏损的增长还受到某些以公允价值计量的应付票据和认股权负债的公允价值计量发生变动的影响。

今年一季度,FF实现净收入仅650万美元,亏损1.53亿美元。

据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不完全统计,自成立至今,FF累计亏损近35亿美元。

此外,FF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底,FF拥有约3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3亿元)的现金,其中包括150万美元的限制性现金。

对于车企而言,开启交付只是参与市场竞争的入场券,新能源是烧钱游戏,营销、渠道、供应链都是吞金兽,300辆难以形成规模优势,而且太过高端的定位脱离了主流人群,FF要回归大众市场,必然会面临新一轮的设计-试产-营销-交付链条。

历时9年的马拉松终于结束,接下来是一场接一场的冲刺赛。

贾跃亭曾经说过,“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把FF做成”,绝对不是交付300辆FF 91就能实现的。

左手还债、右手梦想,但时间悄然溜走、猝不及防。在为了还债暂停梦想的几年里,他梦想要变革的汽车产业已经被别人变革了,而且那个人现在在中国,这是“中国新能源教父”目前还不敢踏足的地方。

(本文封图来源于FF官方微博。)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FN商业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FN商业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fn24h.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观潮新消费

观潮新消费

703篇文章

国潮产业新媒体,以媒体和产业思维服务品牌,为中国品牌发声,陪中国品牌成长,打造国牌产业创新一站式服务平台。

最近更新文章

猜你喜欢